热烈庆祝南京国际服务外包企业协会网站成功改版! 2013.9.16

行业研究
当前位置: 首页-行业研究-详细内容

颠覆与重构:中国服务外包企业转型升级路径

发布时间:2015-07-14点击次数:2183

服务外包


 

    为什么转型和创新?


  为什么中国服务外包企业需要转型和升级,就一句话,是用户逼的。因为,服务外包企业的行业用户面临着四重挑战。

  第一重挑战是宏观经济环境挑战非常大。今年一季度GDP增长率为7%,是自2009年一季度后的最低点。中国的企业包括大型企业、制造业等,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国际挑战,中小企业贷款也比较困难。同时,服务业在GDP中的占比已经开始增加,服务业增加值远远高于平均增加值。

  第二重挑战是同业竞争激烈。在中国市场,只要哪个行业,今天利润率很高,可能过三个月、半年后,马上就变了,价格战非常厉害。这与欧美的企业差异非常大,欧美企业如果某一个行业利润率太低,可能就转向另外一个行业,与中国完全不一样。

  第三重挑战是互联网公司对于传统公司的巨大颠覆和突破。每个行业都在观察——我所在的领域是否有互联网公司进来,进来之后,我们的思维模式、商业模式就要改,如果改的话,我这边的利润可能又没有了。

  第四重挑战是户角变得越来越个性化。目前,市场服务商已经变成一个买方市场,用户需求的个性化,很多企业现在很难适应。

  基于以上几点,传统行业基本上都需要转型,包括节约成本、管理风险、提高效率、转型创新。这种背景,要求服务外包商转型。

  向哪里转型和创新?

  结合我过去一两年对服务外包企业的调研,我觉得中国服务外包企业的转型和创新主要有七个大方面。

  第一,是向热点行业转型和升级。中国的互联网公司,每个季度的财报都保持纯利润率至少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增长。目前,服务外包企业来转向给互联网公司做外包,业绩都很不错。此外,包括电子商务外包等也是热点行业、增长率比较高的领域。

  第二,是向行业解决方案转型和升级。这一转型特点非常明显,包括文思海辉的金融BI(商业智能)解决方案、软通动力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、TCS的核心银行解决方案,还有infosys的行业解决方案。现在,如果看这些公司的网站,大家根本想不到他们是传统的外包公司,而更多的是按不同行业、技术领域提供信息化解决方案。博彦、中软等公司也都在往这个行业解决方案转型。

  第三,是向产品和平台转型升级。以前,我们的服务外包企业更多的是做一些测试等基本的外包服务,根本谈不上拥有自己的产品,比较典型的是东软公司。东软最早是给阿尔派以及国内一些厂商做汽车电子外包。后来,东软开始做行业解决方案。现在,东软结合各个行业的解决方案,从底层抽象出来,目前主推两个平台。其中的UniEAP 业务基础平台,是将传统企业的应用解决方案抽象成一个行业解决方案的用户平台,目前有很多用户购买,在这个平台的基础之上,用户可以花费很少的时间自己或者与东软公司合作再开发。又比如博彦科技,之前收购了印度的一家ERP公司,最近又收购了美国的大数据和营销解决方案公司PDL。可以说,很多企业都在向产品领域转型。

  第四,是向嵌入式硬件方面转型升级。这类公司不是特别多,因为从软件到制造这个转型跨越很大,如果转型,整个组织结构、人员思路要有很大变化。东软是比较成功的一个案例,包括汽车电子、医疗设备这方面做得很成功。汽车电子方面,东软在德国有一个团队做汽车电子业务,奔驰、宝马、大众等公司都是东软的客户。在医疗设备领域,东软的派斯通医疗系统在国内医院销售情况也很好,将飞利浦、GE的医疗系统在中国的售价拉低了一大截,从采购角度来讲,给中国的医院节省了一大笔成本。还有上海一家公司爱数,2003年成立,最早给用户做备份软件,提供备份等相关服务,目前在做备份一体机。今年开始,爱数已经在进军东南亚市场,明年准备进军美国市场。

  第五,是向业务和管理咨询转型升级。这方面,印度公司表现更好一点,包括印孚瑟斯、塔塔、维普罗等。这些公司以前从外包—解决方案—产品,现在开始转向业务咨询和管理咨询。印孚瑟斯公司网站就有一项服务叫管理咨询服务,它其实一直是向高端转型,因为在管理业务领域做得越多,对行业越了解,将解决方案、产品向行业嵌入式融合的机会就更大。

  第六,是向云服务转型和升级。向云服务转型是所有的厂商都认识到的大趋势,我曾经问美的CIO,你们未来服务外包的业务会增加还是减少。他认为,理论上会减少,以前美的公司IT人员只有几十个,已经增加到700人,很多流程是自己开发,他们认为这样掌控力会比较强。未来,对于大企业来说,可能采购平台,再开发是一个趋势。但是中小企业慢慢会使用一些公共云服务。这种趋势下,大公司做私有云,中小企业用公共云,对于传统的IT服务外包商的冲击会非常大。公有云和私有云之外,还有行业云,比如给政府不同部门提供的云服务平台,往往各种行业云,都有比较好的发展方向。

  第七,是向2C的互联网公司转型。这方面案例不多。我了解到一家服务外包企业正专门投资成立一个互联网公司,这家公司与原有的服务外包企业没有任何关系,完全用互联网的思维,向最终用户提供产品和服务。

  如何转型和创新?

  服务外包企业转型升级,说起来容易,但做起来极其困难。

  首先,笔者认为最重要的是,“一把手”的思想和思维方式一定要转变为互联网思维。互联网思维有四个大的方面。

  一是,开源和开放。即如何利用现有市场已有的开源产品,利用开放的思路,整合资源。二是,平等和民主。对于公司管理者来说,以前成功的经验,今天未必成功,如何吸收公司员工、合作伙伴,与他们平等和民主的交流,获得更多的信息。三是,粉丝和社区。粉丝和社区以前更多是从C端(消费者端)来谈,未来如果你的客户是B端(企业端),如何将他们聚集起来,一直跟踪他们的关注点。四是,迭代和演进。以前,我们一个项目,可能规划三个月,实施半年,交付半年,维护很长一个周期。互联网思维完全不同,可能两三个人用一个月开发的系统,在使用过程中,根据用户的反馈,不断迭代,可能一年会有十几个周期。

  其次,理解颠覆和重构的本质。颠覆和重构不是翻天覆地的变化,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,而是指从体验、沟通、速度、价格、服务、平台这六个方面,提升用户的预。哪怕一点点就可以,只要你比竞争对手在这六个方面提升3%或5%,用户就会跟着你转。反过来的话,你的用户粘性就会很强。在这六个方面提升任何一个点,都是对传统行业颠覆和重构的开始。颠覆和重构是重建一个生态。未来的竞争不是一家家公司的竞争,而是一个平台、一个生态的竞争,谁在这个生态圈内聚集的资源更多,谁的竞争力就会更强。早期的微软,包括现在的谷歌、百度、腾讯、小米,都是走这条路,他们的生态圈内有很多公司在提供服务,通过打造一个生态构建自身的核心能力。

  第三,掌握颠覆和重构的技术和手段,简单说是“4+6”。“4”指的是IDC一直谈的第三平台,包括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移动和社交。“6”是建立在第三平台之上的6个关键技术,包括机器人、3D打印、自然人际接口、物联网、基于大数据的认知系统和下一代安全。这6项技术,是行业转型升级的加速器。

  第四,拥抱数字化转型。一是,如何把用户体验变成全渠道、全方位。比如说银行,在排队、ATM机、PC、手机等方面,只要有人的地方,争取把这种体验都覆盖到。二是,高效灵活的业务流程。中国企业与国外企业最大的区别是整体效率非常低。我之前有一个观点,为什么中国有互联网思维,而德国、美国根本听不到讲互联网思维。这个原因,笔者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,如果说欧美互联网企业信息化总体水平是9,传统企业可能是在8左右,而中国的互联网可能也是9,但传统企业平均水平大概只有2-3。所以对于传统行业,哪怕提升一点,对它们效率的提升会有很大的帮助。三是智慧化的产品和服务。目前,中国的美的、海尔等,几乎所有的电器产品都会有智慧,我们需要适应这种转型。

  第五,关注颠覆和创新的商业模式。比如360将所有的杀毒软件免费试用,前段时间又开始推出手机品牌,360老总周鸿祎提出股权众筹的概念,每一个粉丝都可以投资进来,如果这个手机品牌有收益,作为投资者享有红利,同样反过来解决360的资金问题。这种商业模式是否成功,暂时还不清楚,但未来这种商业模式的颠覆会有很多,对我们的服务外包企业会有很大的挑战,但同时会有商机。

  第六,学会管理和发挥80、90后的创造性和责任感。阿里巴巴CEO已经换成所谓的70后,这除了本身由于业绩原因外,更重要的原因是马云说的,未来能不能适应80后、90后的思维。在这一方面,如果能够管理好,那我们在未来的创新能力、创新空间上适合互联网+、互联网思维方面,就会有很好的根底。

(本文根据IDC中国助理副总裁武连峰在6月5日“服务外包企业转型与创新实践”专题研讨会上讲话整理而成,发表时有删改。)
 

上一条: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不能走印度的老路下一条:服务外包发展趋势